乳品行业- 商务合作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 >

中国乳企:谁将成为中国高端奶粉时代的王者呢?

来源:GPLP犀牛财经 编辑:暧羊羊 时间:2020-08-27
导读: 大润发创始人黄明端离职的时候说:我战胜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时代。。 这折射了中国消费领域的残酷。 无独有偶,在奶粉市场也同样如此。 近期,伴随着中国飞鹤、澳优、雀巢、

大润发创始人黄明端离职的时候说:“我战胜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时代。”。这折射了中国消费领域的残酷。无独有偶,在奶粉市场也同样如此。近期,伴随着中国飞鹤、澳优、雀巢、达能、澳洲a2相继披露2020年半年报,这也折射出这个行业开始进入新的战场——奶粉行业的“高端竞争”加剧。

中国乳企:谁将成为中国高端奶粉时代的王者呢?

据悉,这场高端战争最早由中国飞鹤所引发。

2020年8月18日,中国飞鹤发布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飞鹤乳业实现收益87.07亿元,同比增长48%,拉动业绩增长的主要“功臣”则是飞鹤旗下的高端奶粉,上半年飞鹤高端奶粉的毛利为50.24亿元,同比上升74.4%,相比之下普通奶粉的毛利为9.73亿元,上升幅度仅14.2%;其他乳制品和营养补充品均有所下降。

奶粉高端市场成行业竞争高地

高端产品的利润高不仅在白酒领域、奢侈品领域适用,让很多人趋之若鹜,在奶粉领域也一样适用。

奶粉企业渴望更多的利润,“高端”无疑是必经之路,在已经发布中报的五家奶粉企业财报显示,高端市场已然成为他们的“兵家必争之地”。

飞鹤的半年报显示,高端奶粉已经成为公司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

2020年5月28日,飞鹤宣布升级星飞帆奶粉配方,同时宣布,弗若斯特沙利文机构认证,飞鹤星飞帆被认证为中国市场第一大单品,2020年上半年,受益于超高端星飞帆及超高端臻稚有机产品系列收益的增长,飞鹤上半年高端婴幼儿奶粉系列实现营收67.73亿元,同比增长73%,占总收益比重上涨至77.8%。

对此,飞鹤乳业回复GPLP犀牛财经,目前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已经成为其收入增长的主要引擎。

加码高端产品的不仅飞鹤,澳优乳业同样如此。

2020年上半年,在澳优乳业众多产品系列中,澳优旗下超高端奶粉系列“海普凯诺1897”表现良好,凭借旗下荷致、萃护及悠蓝三大产品共录得11.55亿元,同比增长66.4%,成为澳优集团增长速度最快的业务单元。

与此同时,为进一步完善海普诺凯1897系列营销版图,2020年4月9日,澳优与两名人士就收购海普诺凯生物科技(香港)有限公司(连同其附属公司统称为「海普诺凯生物科技集团」)余下15.0%股权订立买卖协议。

高端奶粉的增长让澳优乳业的业绩颇为亮眼——澳优发布中报称,上半年澳优实现收入为38.59亿元,同比增长22.6%。其中,自有品牌配方奶粉业务收入为34.11亿元,同比增长25.0%,占公司总收入的88.4%。

加入“高端奶粉战争”的还有外资品牌——曾经,这是它们一统天下的地方,然而,目前在这个领域已经被国产奶粉撕开了一道口子,当然,这些外资奶粉品牌的实力依旧不容小视,它们在2020年动作不断:

2020年6月,雀巢旗下的惠氏奶粉推出臻朗婴儿配方奶粉品牌;

达能则通过跨境渠道在中国推出了爱他美Essensis3“奇迹蓝罐”,主打HMO配方,HMO是母乳中仅次于乳糖和脂类的第三大营养物质,该系列是爱他美旗下的首个超高端系列。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高端婴配粉预计到2023年将达1998亿元,保持年复合增长16.6%,将持续强势拉动婴配粉市场整体增长。消费升级成为高端奶粉市场的助推力。由于城市化程度的提高,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及健康意识的增强,对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特别是超高端产品的需求预计将成为中国整个婴幼儿配方奶粉行业的推动力。

“从消费端来看,随着国内人均收入提升和健康观念加强,一些低线城市,高端、超高端奶粉需求不断增加。需求反哺增长,超高端奶粉在国内的发展前景广阔;从供应端来看,在行业注册大考之后,大小品牌之间的竞争逐步转向为产品力的竞争,行业本身呈现高端化趋势;从产业端来看,提升高端奶粉竞争力还在于竞争的基点,拥有高品质与科研创新配方的高端奶粉才会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受到越来越多的青睐。”澳优乳业对GPLP犀牛财经表示说。

其实,从目前的资料不难看出,伴随着高端奶粉市场的增长,不论是国产还是进口品牌,高端奶粉未来市场竞争只会更加激烈。

外资奶粉上演“三国杀”

了解中国宝宝的必然是中国人自己的奶企。

在这一点,尽管所有外资奶粉企业都想表示,“别让奶粉的竞争输在中国这块大蛋糕上”,然而事与愿违——相比国产奶粉的表现,如今的外资奶粉企业差强人意。

GPLP犀牛财经研究发现,目前已经公布业绩的外资奶粉品牌有雀巢和达能,两者皆是外资奶粉品牌最主要的代表,但其半年报显示,雀巢和达能的在华的奶粉业务增速都有所下降。

雀巢在2020上半年业绩报告表示,虽然第二季度旗下惠氏婴儿配方奶粉销量萎缩有所缓和,但是上半年整体销量依然下滑,上半年雀巢实现营收411.52亿瑞士法郎,同比下滑9.5%,中国地区的有机经济增长出现两位数的下降。

达能的表现同样如此,达能上半年专业特殊营养业务销售增长了2.7%,但如果加上第二季度销售因去库存等原因,其真实数据同比下滑2.2%。

与此同时,在二者之外,一个年轻的澳大利亚“网红”奶粉品牌——a2牛奶近日开始加大投入中国市场,增长迅速,令人不得不关注。

2020年8月19日,a2牛奶发布了2020财年财报显示,a2牛奶实现营业收入17.3亿新西兰元,同比增长32.8%;税后净利润为3.858亿新西兰元,同比增长34.1%。其中,主营核心业务婴幼儿奶粉的销售额为14.2亿新西兰元,增长33.8%,占公司总营收的82.8%。

a2牛奶目前在华市场进入线下母婴门店已增至约1.91万家,中文标签婴幼儿奶粉销售额达到3.377亿新西兰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1.25%,增速远超雀巢和达能。

a2牛奶入场与对雀巢和达能厮杀的结局如何,又将如何与中国奶粉企业一决高下呢?

研发费用仅1.24%,国产奶粉的软肋

虽然营收增加迅速,不过在中外奶粉企业之间,一个很明显的差距就是中国奶粉企业对研发投入明显不足——在配方可以定生死的今天,研发一直是奶粉企业的工作重点,决定了一家奶粉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以飞鹤乳业为例。

在研发费用上面,飞鹤乳业在研发费用上一直差点“意思”:

快消品网调查发现2017年至2019年飞鹤的研发成本分别为0.15亿元和1.09亿元、1.71 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0.25%、1.04%和1.24%,尽管飞鹤的研发支出呈上涨趋势,但该比例还是低于澳优研发占比0.71个百分点,

2019年澳优乳业的研发投入为1.32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1.96%。

“澳优将每年销售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经费用于开展科研创新和技术攻关,紧跟市场需求开发新技术和新产品,企业科研创新等方面的综合实力不断提升。”澳优对GPLP犀牛财经表示。

在营收明显高于同行面前,飞鹤曾因重营销轻研发屡遭外界质疑。

“在研发投入逐年增加的同时,公司多年来坚持母乳研究,建立中国母乳数据库,不断吸收国内外优秀科研力量,飞鹤将在2020年打造“前沿竞争研究”“技术开发”“科技合作”“智慧财产权”四大平台,以黑龙江飞鹤乳业有限公司乳品工程院士工作站为核心,与全球农牧业、营养科学、食品开发、生命科学领域的顶尖科研机构建立合作机制,着重加强关键技术的深层次开发。”针对研发问题,飞鹤乳业对GPLP犀牛财经表示。

二者的研发逐年增加是一件好事情,只是,就目前飞鹤和澳优的研发投入力度来看,中国奶粉企业要赶超外资品牌依旧需要加大研发费用提升。

胜者为王,谁将成为中国高端奶粉时代的王者呢?

责任编辑:暧羊羊
Copyright © 2015-2020 中国羊奶网,羊奶行业信息门户 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信息来源网上搜集整理,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QQ:1351954934 技术支持微动云
Top